该好好反思研究生导师制的扭曲,研究生跳楼自

作者:考试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生导师张某“强迫学生上缴实习工资”、克扣 “论文版面费”,“对学生精神侮辱”、甚至“性骚扰女学生”,种种劣迹,“师之无良”,让人惊诧。据新闻报道,导师张某与学生蒋某关系紧张有一年多时间,才更换了导师;学生死亡后,门下弟子,包括往届“弟子”曝出了导师的种种劣迹。导师的错误做法没有得到及时纠正,以致年轻学子殒命。导师与学生关系的“非正常化”,关键在于高校缺乏严格的导师监督考核机制和退出机制。

学者:该好好反思研究生导师制的扭曲

为了进一步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我国近年来进一步加强了研究生导师制建设,提升导师指导能力,健全“以导师为第一责任人的责权机制”,但是研究生导师制还存在诸多问题。

导师缺乏为学生质量负责的动力,多只是完成学校布置的带教任务的局面,亟需改变。

我国研究生导师制普遍对导师权责缺乏有效监督。我国研究生导师制,赋予了导师在研究生培养工作中居于支配地位,指导工作相对独立,给监督工作带来一定困难。正如南邮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章韵所说,网上说的许多(事情)“我们也刚知道,或者说不知道这么多(事情),因为学校里各位老师的工作相对独立。”这种“相对独立”,来源于导师对研究生培养第一责任人的责权机制,即赋予导师对研究生培养的首要权利和第一责任。这也意味着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导师 “怎么指导学生”、“怎样对待学生”,领导和其他老师都无从干涉,使导师指导工作的监督很难施行。同时,这也为导师与学生之间的权学交易、钱学交易、学色交易提供了条件。

近日南京邮电大学研三学生跳楼自杀一事,引发轩然大波。该校称,已成立专门调查组,根据初步调查结果,决定取消其导师张代远硕导资格,停止其一切教职活动并接受学校进一步调查。

我国研究生导师制对研究生培养工作的考核评价重科研指标,轻师德考核。我国2013年发布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要求“完善导师管理评价机制”,“对评估中存在问题的单位,视情况做出质量约谈、减少招生计划、停止招生直至撤销学位授权的处理。”《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导师工作管理规定》中也赫然列有“思想政治、品行道德方面出现严重问题,不宜继续担任研究生导师者,应‘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的条款,但这样的规定往往停留在纸面上,师德考核缺乏具体的评价指标和科学的评价方法。

据报道,事发后,有网帖列出张的“七宗罪”,包括克扣学生交通补贴、要求学生上缴实习工资、对学生精神侮辱等。这些需要学校组织的独立调查查证。如果查实,则须依校纪学纪严肃处理;若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还应由司法机关追责。

学校自身缺乏导师指导工作考核的动力和压力,使考核工作流于形式。对高校来说,硕士点和博士点是衡量一所高校办学实力的重要指标,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是一所学校倚重的宝贵人才资源,在高校拥有较高的地位。在高校教育产业发展的背景下,学校不愿看到某个硕士生导师因为考核不合格停招学生,使学校蒙受损失。

就在同一天,针对被曝光的山东大学一硕士学位论文疑似大面积抄袭事件,该校通报,撤销该学生硕士学位,取消其导师的研究生指导教师资格。

矫正导师与学生之间的“扭曲关系”,除了应该正本清源,改变我国当下的学术评价机制,纠正导师的功利性学术思维,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外,还应该建立切实有效的导师工作考核机制,坚持教育主管部门监督管理与学校自查相结合,学术委员会评价与学生评价相结合,把研究生导师考核工作落到实处。对于考核不合格的导师,当痛下决心,坚决处理。(苗瑞)

这两起事件,都折射出我国研究生导师制被扭曲的现状。

在我国高校,学生称老师“老板”的病象早就有了。近年来,寓于其中的师生关系扭曲态势仍在强化:因高校对教师的考核,主要指标是课题、项目、经费和论文,很多教师就罔顾学生求知兴趣,将任务分派给学生;又因高校对教师的薪酬是按基本工资+津贴+奖金来支付,津贴和奖金出自项目、课题,有些教师把学生当附庸于己的“打工仔”、套取经费“工具”的乱象也不少。近年来,导师给学生开劳务费再让其返还的丑闻也不时曝出。还有的导师是忙于学术事务、社会活动,挂名后压根不管学生,形同“放羊”,导师制由此形同虚设。

而扭曲的导师制制造的校园悲剧也频现:很多学生对受教育权益受损往往无处申诉,导师“导”得再差,只要能完成学校布置的指标,就会得到合格、优秀的评价。而在导师任务指标与学校办学政绩共生的当下,高校对改善学生“打工仔”式境遇也必然缺乏动力。

导师制的重要价值,是通过师生共同学习、研究,让导师把学生潜能“点燃”。而要让其回归本义,关键就在于推动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目前我国高校重视对导师重指标考核轻教育教学,这是行政治校之果:考核指标由行政部门制订,且由其具体执行,大学内没有学术的同行评价,学校办学和教师教书、学术研究,都得算任务、看待遇,这难让教师保有教育荣誉感。

包括研究生教育,从招生到培养再到学位授予,导师并没有招生自主权(基本上以统一考试成绩为基础按计划招生),也没有培养自主权(课程和具体培养要求由学校统一规定),他们无为学生的质量负责的动力,而只是完成学校布置的带教任务而已。

也只有建立教育和学术同行评价机制,对教师的教育贡献和学术能力进行同行评价,并把教育权落实到导师身上,师生关系才可能去扭曲化。

□蒋理

更多阅读 南邮教授疑压榨研究生致其跳楼 已被停职 南京邮电大学一研究生坠亡 或受延期困扰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