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带孩子度过假期的闲暇时光,人生最贵的是

作者:考试

孩子们期盼的暑假终于到来了。对孩子们而言,暑假是一段美好的闲暇时光。不过,他们可能还不知道,懂得休闲是一种人生智慧。

**【www.utopanet.com导读】【乌托派导读】:**

暑假生活安排好,不仅能丰富孩子的生活,而且能培养孩子的能力,促使其长身体、长知识、长智慧、长才干。珍惜闲暇时间、充分用好闲暇时间,才能为他们的终身发展奠定良好而扎实的基础。


首先,利用这段时间,父母要让孩子做一些家务。孩子不论年龄大小,在家里都要承担家务,因为这是作为家庭成员必须承担的责任。在美国,6~7岁的孩子,能在父母的帮助下洗碗盘,能独立打扫自己的房间;7~12岁的孩子,能做简单的饭,能帮爸爸妈妈洗车,能用吸尘器吸地、用抹布擦地,能清理卫生间,等等。这很值得中国父母学习。根据心理治疗大师艾瑞克森的人生发展理论,6~12岁孩子正处在“勤奋期”,他们愿意做事、喜欢做事,表现得非常勤奋。如果错过这段时间,也就错过了劳动教育的最好时机。凡从小好吃懒做、不爱劳动的孩子,长大了多不能吃苦,独立自谋能力差、工作成就平平。

这个世界上什么最贵?

其次,父母要鼓励孩子多参加社会实践。反思我们的教育,不难发现,很多家长[微博]只关心孩子“学什么”,语文数学外语政治物理……一学就是几门、十几门;只关心学生“怎么学”,又是抄写又是背诵又是做题又是应试……法器是一件又一件;却很少有人去关心学生“为什么学”。一句话,孩子学习的动力源问题,远没有得到真正解决。动力源问题不解决,发挥他们的主体作用、激发他们的创造思维、强化他们的创新意识等等,也便只能是一些空话。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

暑假来临,孩子们走出了校园,如果能走进企业、走向社会,将非常有益。

1、健康

他们可以去调研某个职业的历史,参观某个行业的企业,实际体验某个职业工种,了解工作环境、工作流程、岗位设置、职员形象等,感受深厚的职业文化和浓郁的企业文化,产生强烈的职业情感。让他们对职业的好奇转变为对职业的兴趣,从而认识到自身和职业的“关系”,培养以后从事该职业的兴趣爱好,是非常有好处的。在实践实习的过程中,还能让孩子们积累社会经验、增加才干、锻炼良好品质,为今后踏入社会、顺利就业,成为社会需要的实用型人才打下良好的基础。

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健康是1,再多的东西都是后面的0,如果没有了健康什么都没有了。是不是可正确了。

再次,一定要引导孩子读一些好书。许多孩子在做完暑假作业后,很少再去阅读其他书籍。他们会花费很长时间从事其他的活动,这种方式是不对的。

说两个故事:一、尼克胡哲的故事(见微信公众号创业为艰)

暑假里,更要让孩子养成一个“悦读”的习惯,正所谓“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而打开一本书,就是和一个伟大的灵魂在对话。我推荐孩子们读读传记和历史。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可谓群星闪耀。一些优秀的传记,其人物的时代性和代表性、选材的真实性和典型性、文章的史料性与文学性,都会感染和影响我们,它们能够激励我们的一生。如果是中学的孩子,我推荐三部传记——罗曼·罗兰的旷世巨著《巨人[微博]传》、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仁爱一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特里萨修女传》。特里萨修女又称特蕾莎修女,是世界著名的慈善工作者,因把一生奉献给解除贫困事业,于197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此外,读传记之余,还要读读历史书籍。

【春秋教练】 【励志故事】【梦想的舞台】尼克·胡哲 直销 消费致富 人脉无限

最后,要和孩子进行健康的娱乐。暑假是一个多彩的季节,是孩子们娱乐身心,展示天性的大好时光。父母应多一些时间陪伴孩子,与孩子一起开展游泳、打球、唱歌、野营、爬山、欣赏音乐、制作小工艺品等有益的活动,既可丰富孩子的阅历,增长见识、愉悦身心,又可以密切同孩子的关系,使家庭生活更加融洽。特别是旅游,那是一种无止境的人生实践。利用这暑假悠闲的时光,充分享受大自然赐予的阳光和空气,充分领略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无穷魅力,会让孩子开阔眼界。而一个人的眼界,往往会影响到他的心胸。

袁卫星,全国优秀班主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生命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著有《心存敬畏》《爸爸在这里》《听袁卫星老师讲课》等书。

霍金的故事

霍金传 《霍金传》预告片

他们两个人都失去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健康但是他们没有失去对生命的最求和探索!健康是人生最贵重的东西吗?

2、金钱

特雷沙修女的故事

1910年,特里萨修女生于马其顿一个富裕的家庭。12岁时萌生了做修女的愿望,18岁远赴印度受训成为修女,27岁发终身誓愿并升任女修道院院长。自38岁起,她开始了在加尔各答贫民窟为赤贫者、濒死者、弃婴、麻疯病人服务的生涯。在她的心目中,穷人比富人更需要尊严,穷人在价值的等级中至高无上。40岁时,建立“仁爱传教修女会”。她获得过多个国际性奖项,1979年获诺贝尔和平奖。1997年,这位身材矮小、广受爱戴的修女,平静地离开了人间。

贫民区学校

1948年,38岁的特里萨修女离开爱尔兰的罗瑞托修道院,来到印度加尔各答。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了罗瑞托修女穿着的蓝色的道袍,改穿印度平民妇女常穿的白色棉纱丽。

特里萨修女是在车站后面的贫民窟展开工作的。这里到处是破烂不堪的小木屋和衣衫褴褛的脏孩子。有一天,一个说孟加拉语的小孩,向特里萨修女要东西,这个孩子只有一条腿,而且断肢处还在流血。特里萨修女准备取药给他包扎时,小孩却说他想要吃的东西,边说边做出吃东西的样子。此时她身上只有五个卢比,于是很抱歉地对小孩说:“我是个穷修女,我只能替你包扎伤口。”正准备帮他涂药的时候,小孩突然抓过药品,叫着“这个给我”,便拄着拐棍向贫民窟跑去。想了解究竟的特里萨修女紧跟着小孩跑进一个小窝棚,窝棚里面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木板上躺着一个妇女,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婴孩和一个约五岁的女孩,三个人骨瘦如柴,目光呆滞,非常虚弱。她用孟加拉语与他们交谈,知道了小孩叫巴布,八岁了,那个妇女是他的母亲,患有结核病,窝棚里的另外两个小孩是他的弟弟妹妹。特里萨修女只能把她所带的维生素丸给了他们,那妇人十分感激,向她行合掌礼,并说:“这里边还有生着病的老妇人,也请你看看她。”特里萨修女听到这句话,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为什么穷人会有那么善良的心?自己患着病,还关心着别人呢!

那一天,特里萨修女连续看望了许多家庭,独腿的巴布和一些小孩一直好奇地跟随着她。巴布还请求特里萨修女第二天再来。

白天的经历让特里萨修女难以入睡,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不但没有饭吃,没有衣穿,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不会数最简单的数字,将来长大了怎么办?要从根本上解救这些孩子,莫过于让他们掌握知识!于是,在贫民区里办一所露天学校的想法,在特里萨修女的头脑中成熟了。

第二天,在一块大树下面的空地上,特里萨修女宣布那里就是教室,地面就是黑板,愿意念书的就坐下来。经过她的耐心说服,巴布首先坐了下来,接着又坐下了四个孩子。特里萨修女饶有趣味的讲课,渐渐地吸引了他们,其他的孩子也慢慢地走近了大树。等到第二天特里萨修女再次来到大树下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用破布、木板等物搭起了一座帐篷,坐在里面的小孩也比昨天多得多了。巴布告诉她,“这个棚子是大家帮着盖的,我把朋友都找来上课了。”

就在这简陋的“教室”里,特里萨修女除了教孩子们一些简单的读读写写之外,还教他们卫生常识,比如刷牙、洗脸、洗澡等。她还亲自带孩子们到井边,一个个教他们如何洗澡。贫民窟的妇女们将这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快地,她们也仿效特里萨的做法,替自己的孩子洗澡了。

特里萨修女在贫民窟办露天学校的事儿很快就传开了,一个星期后,来听课的孩子达到了一百多人,后来又增加到了五百多人。

加尔各答是印度贫穷人口聚集的城市。由于贫穷,弃婴之多,景象之惨,实在是人世间少有的。继兴办贫民学校之后,特里萨又和别的修女们一起,承担了收养那些骨瘦如柴、疾病缠身、先天残疾的弃婴的工作。

修女们不仅收养丢弃在修道院门口的婴孩,还抱回了其他地方所见的弃婴,有些穷人甚至还将自己养不起的孩子也送过来。弃婴收养的数目越来越多,产生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于是购买药品、奶粉及粮食的经费就出现了经常的短缺。但奇怪的是,每当发生这种短缺的时候,必定会有人送来金钱、食品、药品、衣服等,帮助她们渡过难关。

临终关怀院

在印度之外,特里萨修女和她的同道们广为人们所知,是在她们为垂死者的服务被报道后开始的。在大部分人眼中,喂哺营养不良的儿童,给穷人送米送饭之类的事,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在一个人口爆炸到让人绝望的国度中,为一些即将要献给死神的,只能再活几小时或几天的人建造家园,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因为,在世界的任何其他地方,你都找不到特里萨修女在这项工作上所显示的那种精神——对任何苦命人的无条件的尊重。

记者迈克尔•左美士曾经介绍过特里萨修女在加尔各答的第一间临终关怀院,他说:一天,有一个垂死的人躺在紧靠甘贝尔医院外面的路上。特里萨修女试图把他送进医院,但是,当她拿着药物从药房跑回来时,那个人已经死了,躺在地下的他无一人问津。特里萨愤怒了,她说:“他们对猫,对狗,都比对自己的同类兄弟好。如果是他们自己心爱的宠物,他们绝对不会让它们这样死去!”

特里萨修女经常会遇上此类事情。有一天,她发现一位老妇人倒在路上,像是死了一般,破布裹着的脚上爬满了蚂蚁,头上像是被老鼠咬了一个洞,残留着血迹的伤口周围爬满了苍蝇和蛆虫。特里萨替老妇人测量呼吸与脉搏,发现老妇人似乎还有一口气,就赶紧把老妇人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医院得知是位无家可归的老人,便不予接收,但特里萨修女态度坚决:“老奶奶是否有救的责任不在医院,但作为医院想办法给予治疗却是必须的!”迫于特里萨修女的义正辞严,医院才对这个垂死的老妇人予以治疗。

特里萨修女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善这种状况。因为,街头上的死尸何止一具,每天早上在加尔各答的街道上收集尸体,就如同收集垃圾一样。珍珠海贫民区的穷人们曾凑集钱财,为垂死的人盖了一间等死屋,这仅仅是一间摆着两张床的简陋的屋子,却有着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清心之家”。但这间等死屋很快就关门大吉了,这是由于附近居民的强烈反对,他们害怕闻到死亡的腐臭。

特里萨修女来到加尔各答市卫生部门,卫生部门的一位热心的官员接待了她,并带她来到加尔各答著名的卡里寺院,寺院答应免费借出供信徒朝拜后休息的一处地方,给她们使用。

找到了这个为贫困的病人提供休养的场所后,仅仅一天时间,修女们就将二十多位最贫困、最痛苦的人安顿了下来。

一天,在离垃圾堆几米远的地方,特里萨修女发现了一副鬼一般的骨架,那几乎是一副嶙峋的、被纸一般的人皮包裹着的骷髅,但他还有一息残存,而蛆虫已经开始侵蚀他的肌肤了。特里萨修女把老人搬进一间盖了荫篷的大堂,喂他进食,清洁他凄凉的、黏满便溺的身体,还从老人的伤口里清除蛆虫。

“你怎么能够忍受我的臭味?”那衰弱得要死的人轻轻地喘道。

“比起你身上的痛苦,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她轻轻地回答。

老人很自信地嘀咕着:“你不是这里的人。这里的人不会做你做的事。”在垂死之际,他努力使自己微笑:“你是应当受到赞美的。”

“不,”她以微笑回报:“应当受到赞美的是你,你不要赞美我。”

还有一位老人,在搬来的那天傍晚就过世了,临死前拉着特里萨修女的手,用孟加拉语低声地说:“我一生活得像条狗,而我现在死得像个人。谢谢了。”

正是这位貌不惊人的修女,曾经让无数被世俗社会抛弃的人,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里,获得尊严的补偿。

麻疯病康复中心

麻疯病在民间又叫蜡烛病,因为患病后,人身体的某些部分会像被火烧熔的蜡烛,慢慢溃烂掉,直至最后死去。二十世纪中叶前后,这种病在印度十分猖獗,据当时估计,全印度大约有五百万麻疯病患者,仅加尔各答就有八万之多。

整个社会对麻疯病充满恐惧:病人被家人遗弃,流落街头或躲藏荒郊野外,或被困在山洞中;而一些健康的人见到麻疯病人,也会赶紧躲避甚至会向他们扔石块;警察见到了麻疯病人,甚至持枪要他们抓去投入到集中营……

一天,市政府卫生部门的一位官员找到特里萨修女,希望她的“仁爱传教修女会”能协助照顾那些因麻疯病而病倒在街头的患者,政府可提供一个适当的地方,以便把患者集中起来。年轻的修女们感到为难,因为修道院的工作已经很多,除了贫民区学校、儿童之家,还有临终关怀院,如今要再添一所麻疯病人康复中心,已经力不从心。但是,特里萨修女很痛快地答应了这位官员,因为对她而言,无私的仁爱就是天主,她想得更多的是可怜的麻疯病人。

1969年,在加尔各答郊外一个叫第达加的地方,由仁爱传教修女会创办的第一所治疗麻疯病的康复中心成立了。这是坐落在一块紧靠铁路路基的废置的地皮上,用麻布袋、竹竿、铁皮、瓦片等作为建筑材料,再加上丰富的想象力构筑而成的小屋,小屋的屋顶部分搭盖在露天排水渠的木桩上。

特里萨和修女们开始找寻那些被亲友和家人赶出家门的麻疯病患者,经常走进散发着恶臭的破屋,驱赶麻疯病患者伤口上蠕动着的蛆虫和在伤口上舔食的苍蝇,为他们注射药剂,包扎伤口,抚慰他们那颗受到伤害的心灵。

第达加麻疯病康复中心开始服务的那天,特里萨修女特地用手抚摸每一位麻疯病人的身体和手,以此来表示对每位病人的关怀。她亲切地对大家说:“请振作起来,天主绝对没有抛弃你们,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吧。”那些溃烂掉手指头的妇女,失去了双腿的老人,烂掉了耳朵的小孩……顿时感到一股暖流通过全身,增添了战胜病痛的信心。

但是,对于每位麻疯病患者来说,医学上的奇迹并不能同时把他们额头上的“麻疯病”刺青刮掉,治愈出院后的患者仍遭到社会上的歧视,没有人愿意雇用他们。所以,病人为了继续留在受保护的医院内,不惜撕破结痂的伤口……

面对着麻疯病康复者在回归社会时出现的种种现实问题,仁爱传教修女会创办的这些康复中心开始安排痊愈后的病人参加的职业训练——让一些病人从事为自己纺织绷带,制造自己的药囊之类的简单工作;也有一些人在麻疯病康复中心内的木工工场、造鞋工场、砖窑和小农庄工作,用他们自己的劳动保障自己的基本需要;或耕作自己的稻田和麦田,使他们自给自足。特里萨修女还弄来了一台旧式印刷机,让病人们用它印一些传单和报纸,借此重新投入生活并赚点钱。为了能让病人们过上与正常人相同的生活,每逢到了圣诞节,特里萨修女总要安排他们参加子夜弥撒,还组织他们演出话剧,协助修女们派发圣诞礼品,参加午餐音乐会,等等。

总之,住进康复中心的麻疯病人,无论在哪一方面都能享受到正常人的乐趣,都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们重新享有了正常人的尊严。

实际上我们身边也有许许多多类似的人,那么人生最重要的是金钱吗?

3、权利

第一个故事:

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 评论:大清国人人有病。 什么病? 做了奴隶而不知道自己是奴隶,还以为自由着的病。

林语堂先生曾说过,中国有一类人,身处社会最底层却有着统治阶级的思想。

太阳集团,第二个故事:

十八个世纪,德国皇帝威廉一世曾在波茨坦建立了一座行宫。一次,他住进了行宫,登高远眺波茨坦市的全景,但他的视线却被一座磨坊挡住了。皇帝大为扫兴。这座磨坊“有碍观瞻”。他派人与磨坊主去协商,打算买下这座磨坊,以便拆除。不想,磨坊主坚决不卖,理由很简单:这是我祖上世代留下来的,不能败在我手里无论多少钱都不卖!皇帝大怒,派出卫队,强行将磨房拆了。

倔犟的磨坊主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让人惊讶的是,法院居然判皇帝败诉。并判决皇帝在原地按原貌重建这座磨坊,并赔偿磨坊主的经济损失。皇帝服从地执行了法院的判决,重建了这座磨坊。

数十年后,威廉一世与磨坊主都相继去世。磨坊主的儿子因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他写信给当时的皇帝威廉二世,自愿将磨坊出卖给他。威廉二世接到这封信后,感慨万千。他认为磨坊之事关系到国家的司法独立和审判公正的形象。它是一座丰碑,成为德国司法独立和裁判公正的象征,应当永远保留。便亲笔回信,劝其保留这座磨坊,以传子孙。并赠给了他6000马克,以偿还其所欠债务。小磨坊主收到回信后,十分感动。决定不再出售这座磨坊,以铭记这段往事。

正如十八世纪中叶英国首相威廉·皮特所说:“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屋顶可能摇摇欲坠;但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

评论:人最自由、自主、安全和独立的时候是在被称为家的房子里,如果连这一栖身之地都不是自己所有的,人到哪里去寻求和确保自己的独立自主安全和幸福了?财政权是其它权利的基础和保障,也是人类自由和尊严的根基。财政权使个人权利具体化,从而在根本上限制了政府对个人权利的侵犯。

第三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德国。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30岁都不到,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几声枪声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当然他也绝没想到,短短九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到,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他的律师辩称,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法官当庭指出:“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XX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所以权利的表述更应该是

一、人与人的关系构成社会,国家、政府只是社会生活中的一部分,社会的绝大部分内容是国家和政府不能也不需要介入的,市民社会高于国家和政府;

二、人民组成政府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的财产、自由和安全,政府的权力来自于人民的转让和委托,来自于人民的同意,因此,人民自己能做好的事政府绝不能干涉,人民做不好的事政府应积极主动去做,并要做好;

三、权力是有力量的,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限制权力最好的办法是用权力限制权力,即将政府的权力分开分立,以达到彼此之间的平衡和制约。

那么他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吗?

还有人会说出很多很多,这些都不会是最重要的。

人生最重要的是一颗心,一颗永不停歇的心,一颗永远向上的心,只要拥有了这颗心,每个人的未来将无限精彩。只要拥有了这颗心这个世界将因你而绚丽。不忘初衷,在渐行渐宽的心的海洋里前行,奔着地平线上那隐约的黑点前进,直到他越来越显,直至喷薄而出,那个时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妙。如果幸运的你又登上它的顶尖呢?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